Turn page   Night
asaleparsi > Peerless War Sovereign > 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980
Peerless War Sovereign Chapter 980

If english text doesn't appear then scroll down a bit and everything will be fixed.

“不如you two 一起吧!”

“这样我杀起来还Interesting ……”

夜游目光戏虐,完全不将冷无双和夏武两人放在眼里。

一言落下,他的身体成一个弓型,嘴角始终带着邪魅的笑容,好似这两个人就像是他戏虐的老鼠一般,根本not worth mentioning 。

Shua!

夏武很久没有使用双枪!

但这一刻,他without the slightest hesitation 的抽出双枪,对着夜游连开数枪!

peng~ peng~ peng~ peng~ !

他的Spear Art 对付一般的Martial Artist 绝对没有问题!

可对上夜游这种变态,似乎显得有些吃力!

夜游!

the name speaks for itself ,一只游走在夜里的野鬼。

面对夏武连连开枪,他的身体毫无章法的快速闪躲。

他的身体扛不住子弹的冲击,可他的martial skill 却能预判夏武开枪的位置。

所以,就算夏武的Spear Art 很快,但夜游移动的速度比他的Spear Art 还要快!

“桀……就这?”

夜游身体蹲在角落,身体就像是一只展开攻击的蝎子,看着夏武戏虐说了一句!

“夏武,是不是年龄大了,眼神也不灵光,怎么打了这么多枪都不中!”

话落。

夜游的目光骤变。

一股阴柔且极为凌厉的精芒闪过。

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像是炮弹一般,蹭的一下冲向夏武……

夜空中……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道cold glow !

Pu chi!

cold glow 落下,夏武right hand 手筋被forcibly 挑断!

“没了手,我看你还能干些什么?”

Pu chi!

空隙之间,夜游身体后退,然而,那道cold glow 却是不偏不倚将夏武另一条手筋挑断……

而这时,冷无双的双刀已然逼近!

“夜游,你的目标是我!”

冷无双眼巴巴的看着夏武被虐,可此刻根本没有时间照顾夏武,跻身压上,尽量给夏武争取活命的机会!

clang clang clang ……

出手就是杀招。

双刀在冷无双手中已经浑然一身,双刀就是他的一部分。

一刀快过一刀。

若是常人,此刻早该倒在双刀之下!

可夜游的速度也不慢,任由冷无双怎么攻击,都不能碰到他一丝衣襟!

啪嗒!

下一秒,冷无双停止了攻击,向后退了两步!

他曾经跟夜游有过交手!

此人阴险狡诈,交战时,总会给人一种无力还击的假象!

如果这时你认为自己占据上风,强势逼近的话,那就等同于进了他的圈套!

“抽刀吧,我知道你在试探!”

冷无双冷漠的说了一句!

桀……

夜游笑容大盛!

手指抹了一下鼻尖,随即摸向腰间……

一柄软刀缓缓出现!

“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

咔嗒!

夜游脚下猛地用力,地面的碎沙发出微弱的声音。

漫天的cold glow hiding the sky and covering the earth 的moved towards 冷无双而来!

puff puff puff ……

软刀不像普通长刀更容易控制!

即便是挡住了,软刀其余部分还是会借着惯性继续攻击!

一连三招……

冷无双的手臂、脸颊,胸口,分别受到不同的刀伤!

他心中暗暗心惊!

这个夜游到底经历过什么?

无论是Blade Technique 和movement method ,都远远超过当年。

眼看着软刀再次逼近!

冷无双挺起胸口,准备硬挨一刀。

他手中双刀分上下不同两个位置,分别砍向夜游……

“想跟我perish together ?”

夜游一眼看出冷无双的想法,戏虐一声,另一只手却是再次出现一道银芒……

那是一柄short blade ……

刀身挡住冷无双砍向自己喉咙的那一刀……

ka-cha !

锋利的刀刃,斩断了冷无双单刀……

随即,夜游纵身跃起,躲过冷无双的另a saber 。

软刀此刻却是缠绕在冷无双的脖颈……

只要向后抽动,冷无双的脑袋必定会削掉。

“去死吧!”夜游邪魅的低喃一声……

砰!

就在这生死攸关的一刻,二楼窗口发出一个枪响。

子弹打在软刀手柄位置……

夜游不想受伤,subconsciously 松开软刀,身体快速后退,目光对向二楼……

“呵,炎广?”

炎广并没有过多废话,纵身跃下,怒目盯着夜游。

与此同时,small courtyard 的不同方向分别走出焚凡和朱晓娴,以及昊喻此刻也拎着一把手枪走了出来!

焚凡身为他们之中的老大。

看到夏武双手受伤,本该慈善的脸颊,此刻却是异常阴沉!

他默默掏出两颗药丸,来到夏武身边为他服下,随后掏出药膏,处理手腕的伤口!

不过,众人中,最为生气的要数Luo Tian 的师娘,朱晓娴!

她直径走到夜游面前!

“你来courting death 的?”

Shua!

几乎是话音落下,朱晓娴豁然出手!

她的脾气是出了名的暴躁,管你是谁,先打一顿再说!

桀……

夜游险险躲过朱晓娴一击,身体后仰……

而朱晓娴并没有压上,而是对着冷无双loudly shouted :“刀给我!”

冷无双没有迟疑,将那柄没坏的长刀丢给朱晓娴!

朱晓娴单手抓刀,其实陡然飙升!

“大Princess 的military force 值依旧这么令人敬仰……”夜游不屑的戏虐一句!

“你来这里干什么?”

朱晓娴冷漠的问了一句!

“说说也好,省的你们几个Old Guy 死的不明不白。”夜游双肩一耸,脚下却是猛然发力……

他并不是攻击朱晓娴!

而是绕过她的身体,来到冷无双的身边,捡起掉在地上的软刀……

随即返回原位……

就这么一个动作,惊得朱晓娴头皮一阵发麻!

再看夜游,抓着软刀,戏虐的看着朱晓娴说道:“你们的disciple 冒犯了我的主子,可惜我不能回去,就只能找你们的麻烦了!”

Luo Tian ?

朱晓娴目光一凝,heart shivered with cold 。

“Luo Tian 去了夷洲?”朱晓娴问道!

切!

夜游嘴里发出一声,“何止去了夷洲,这个人太狂了,该死!”

Click here to report chapter errors,After the report, the editor will correct the chapter content within two minutes, please be patient.